您的位置: 南京资讯网 > 历史

阳世鬼差 第二十七章 枫林九月九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17:39

阳世鬼差 第二十七章 枫林九月九

詹酒九怪叫一声,説枫哥你怎么走到哪里都有认识的美女,也太犯桃花了吧。

我没理他,对林锋説,那东西太狡猾,没有再出来。林锋扫了扫四周説,那倒也未必。我一惊,説:“什么?你看到它了?”

林锋指了指楼道口,説方才那个,你不觉得出现的巧合吗?被他这么一説,我倒也觉得有些巧合,突然失声説,你的意思是説那个东西会幻化成人形?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。

林锋説不是没有可能,鬼妖从古至今也没出现过几个,诞生这种异类所需要的条件太多,所以也会更加不同寻常。

我摸了摸下巴,这是个极为难缠的对手,如果真是这样,我心里可就更没底了。詹酒九问我们要不要追上去看看。林锋説好,去看看。

我説我知道,她就在五楼,抄家伙。林锋拿起了拂尘与令牌,将如意交给詹酒九,那把鸦九剑则交给了我。

我推给他説还是你拿着吧,在我手上与废铁无异。林锋又推了回来:“你拿着,防止陷入它的幻觉,古剑有煞,可破一切幻境。”

我没有再推辞,伸手接过没想到此剑竟然还很重,用力拔出了一些,寒芒刺骨,一股冷冽的杀伐之意,让我心中不甚自在。

我收了剑,赞道真是好剑,虽然我不懂,但也觉得它价值非凡。

我们三个下了楼,在五层静悄悄的,房门都紧闭着,我与林锋他们做了手势,意思是在左边挨个寻找。林锋走在左侧我走在右侧,詹酒九紧随其后。好在这里的宿舍门上有一个xiǎo玻璃窗,可以看清里面的一切,我们挨个挨个的探头看,前面至少二十多间房。

走到一半的时候,我在这间房号为517的房间前停住了,我听到里面有轻微的説笑声,极其细微,如果不贴着门甚至听不到。而且最让我惊异的是,居然有个男人的声音,还有些熟悉。

我抬起脚尖看去,刚露出头,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,一张人脸紧紧的贴着玻璃,双目泛着阴森直盯盯的看着我。

我大叫一声,赶忙后退两步,那张脸骤然消失。但是我满脸的不可思议,就那么呆呆的定住了。

林锋从左侧过来,一脚将房门踹开,一个身影嗖的从里面窜出来,林锋拿着拂尘作势就要抽去,然而当看到了这个人的面孔却没有下手,而是转而看向我。

詹酒九大叫,怎么有两个叶枫!

不错,里面的这个人,那张将我吓到的人脸,正是我自己的面孔,所以我才惊呆了。

你们保不住她,这人冷冷的説了一句。向前踏了三两步就突然消失无踪。林锋没有再追,而是转身进了房间,没几秒又退了出来。

我此时才缓过神来,问他谁在里面。他説你自己去看吧。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房间,生怕见到血腥的一面。

房内,不是如我想的那般,在床上于诗衣衫不整几乎半身,昏迷不醒,嘴角还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。我忙扯过被子将她的身子盖起来,转身出门,问林锋这是怎么回事?

他説不知道,不过这只鬼妖很有可能是附在了一只壁虎身上,那天在你肩膀上的的确是壁虎的粪便,壁虎性极淫,或许每一位出事女孩都被它糟蹋过了。

我恨恨的説,他为什么变成我的样子!林锋眨了眨眼道,可能是因为这个女孩对你有好感,被他趁机而入,如果我们晚来一会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我大骂一声kao!这鬼妖也太特么的厉害了吧,就这么一会的时间,就把这xiǎo妞搞定了还是现在的女人太不知洁身自爱。

我沉默了一阵,重新走进房里,倒了杯水给于诗喂了下去,又掐了掐她的人中。没多久于诗幽幽醒来,看到我就羞涩一笑,説你好坏,怎么把我弄昏了。

我哭笑不得,板正脸説:“你知不知道你差diǎn没命了?”她呆了呆,不解的看着我。

见她的样子,我一阵气结説,方才那个不是我,是鬼妖,你怎么那么容易被他骗了,你才多大的年纪,这么轻易就跟人家上床?有没有diǎn羞耻心?

于诗被我説的眼眶微红,裹了裹身上的被子,微微抽泣。我见到眼泪心就软了下来,没有再训斥她。

她哭了一会,伤心的説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?又找这些借口来骂我,你走吧,我不想看到你。

我傻了眼,我又没有做什么,负什么责,kao,真是头疼,那只该死的的壁虎,我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。

我努力的跟她解释:“方才那个真不是我,就是一只鬼,幻化成我的样子,来骗你,你千万不要上当,算了,今天你出去住,房费我包了。”

她哽咽的説,你滚,骗我的时候就甜言蜜语,抛弃我就找这么可笑的借口,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子,我就算被鬼吃了,也不要你管。

林锋走进来,拉着我出去。到了门口对我説

,你现在説什么都没用,她不会相信的,那东西方才也説了,今晚的目标十有就是她了,我们把东西拿来今晚就在这守着她。

我説不能将她带走吗?万一我们保不住她怎么办?林锋摇头,就算我们带走那个东西也会跟着,只有将它除掉,才能长久的安宁。

我问他你有没有把握?他説借着这些法器有七成!我叹了口气,也只能这样了。

林锋带着詹酒九去将东西取来,我则在这里照顾于诗,她生我的气,一下午都没跟我説几句话。林锋跟詹酒九将东西摆好,符贴好,跟冯齐打了,晚上清空整栋宿舍,然后派人守着,不能让任何人接近。

近傍晚的时候,詹酒九出去买了diǎn吃的,冯齐来了叫走了林锋商议一下晚上的事情,务必要保证今晚不会有人死。林锋吩咐我,让我一分一秒都不要离开于诗,等他们回来。

我跟她轻声説着话,或许是我一下午的照顾,她的态度好了不少。她要去上厕所,我也不能跟着,她进去之后,外面传来脚步声,我心中微凛,莫不是这么早就来了。

我躲在房门后,听着脚步声在附近徘徊,时远时近,不知在做什么。想了想我打开了房门,探出头去观望,右边一个矮xiǎo的身影,正拿着拖把打扫着走廊,我松了口气,是那位宿舍管理阿姨,我喊了她一声,她转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。

我説阿姨你不能在这,今晚任何人不能进入这里,快回家吧。她説她没有家可回,拖完地就下去,不会给同志你添麻烦。

我摇头説不行,你必须现在就走,不然我让他们上来了。那阿姨没有再説什么,转头就走了。

我关上门,转过身就看到于诗站在我身旁,一双大眼睛看着我。我皱眉问,你干嘛。

她没有説话,直接扑到我怀着,就开始亲我。被她吻住的那一刻,我脑中一片空白,竟然不由自主的回应着。

铛铛铛,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响起敲门声,詹酒九大叫,枫哥开门,饭来了。

我努力推开于诗,喘着粗气,她也是呼吸急促,双颊微红。我瞪了她一眼,然后隔着门问,暗号。

叮咚,来了个信息,是詹酒九发来的,上面写着我们的暗号:枫林九月九。

这是我想出来的主意,因为鬼妖太厉害,所以为了辨别身份我们用了个暗号,但又不能口述,以免隔墙有耳,便决定发短信来验明正身。

邵阳治疗男科方法
保定治疗盆腔炎方法
佳木斯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邵阳治疗男科费用
保定治疗盆腔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