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京资讯网 > 科技

豪门婚姻要靠生儿子保住幸福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19:24:32

  豪门婚姻要靠生儿子保住幸福

  一入侯门深似海。大富大贵之家,屋大口阔,规距方圆自然比普通人家多,但是不是真的多到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程度?豪宅里的人又不是神仙,一样有七情六欲。

  讲述人:谢淼 女 31岁 公务员

  小我两岁的男孩追求我

  大学毕业后我考上了公务员,到了单位不久就有热心大姐告诉我,说有不少男孩子打听我,说新来的那个皮肤白白的下巴尖尖的女孩有没有男朋友,这一切弄得我受宠若惊,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是个小美女。我家在外地,我也想早点结婚在武汉安个家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相亲五六次,我都觉得不满意。后来给我介绍的人就少了,然后我听到有不少人说我高傲。

  转眼到了2003年,夏天单位组织去钟祥旅游,记得那天很热,不少年纪大的同事不想晒太阳去爬山。但我想既然来了就应该去运动一下,可一个人去爬觉得拖累了大家的行程,正尴尬准备打退堂鼓的时候,有一个男孩站起来说他也想去爬山。我们一起下车时,车上有人哄笑:雷竞,你不是去爬山,是去追美女吧。这时我才知道他的名字。

  因为有那些玩笑话,我一直很拘谨,倒是他一直在找话题,问我在那个办公室,问我什么时候工作的,家在那里,平时做什么。就这样一问一答走了十几分钟,我已经是满头大汗。掏出水咕隆咕隆地喝了几大口,然后我们继续往前。

  走到山顶的时候,我的水就喝完了。这么热,走下山至少还要一个小时,没有水可够呛的。这时,雷竞很自然地递过他的水瓶,说他还有半瓶水,如果我不嫌弃就倒一部分给我。其实是很尴尬的,但天气那么热,我还是接受了他的水。

  回武汉后,为了感谢他的半瓶水之恩,我请雷竞吃了饭。我知道他比我小两岁,是刚进单位的。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,所以休息时候也总是一起出去玩,雷竞是浙江人,非常细心体贴,他对我的追求也是含蓄的,没有让我感觉到压力。

  他的家人在家乡为他订婚

  和雷竞在一起后,我听到单位有传言,说难怪我什么人都看不上眼,原来是等着傍大款呢。雷竞是大款吗?他不是和我一样的小白领?我问雷竞,他笑着告诉我,他家是在浙江开工厂的,不过大款可谈不上,要不他早回家打工了,那里还能在办公室朝九晚五的。我觉得他说得很在理,就没有再追问下去。

  我们恋爱一年,我带他回家见了我父母,我父母希望我们能尽快结婚。雷竞答应尽快带我回去见他父母,父母同意了就会马上结婚的。还没有等到去见他的父母,我就见到了一个不速之客雷竞的未婚妻。这个女人来武汉找到我,说和雷竞已经订婚两年了,现在雷竞说要退婚,她想到武汉来看看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我很冷静地告诉她,退婚的事情和我无关,她不应该找我,而应该去找雷竞。

  从头到尾,我没有问过雷竞什么,我觉得他会跟我解释。果然几天后,他和我谈了一次,说这个女朋友是家人做主给他找的,家人希望他大学毕业后继承家业,想找个女孩拴住他。不过他不想回去,为了争取自由,他暂时答应了订婚,让家人以为他最终还是会回浙江的。我说既然这样,那你的家人会同意我们的事吗?雷竞说他会争取的,希望我再等等。

  就这样,我从2004年等到了2006年。我之所以一直这么安静地等,是因为雷竞对我真的非常好。他在家也是一个公子哥,可我们在一起时家务都是他做,无论我怎么发脾气,他都没有说过一句重话。和他在一起,感觉他像哥哥,而我只是不懂事的小丫头。

  结婚的两个必要条件

  2006年底,雷竞高兴地告诉我,他的父母同意见我。雷竞家绝对不是像他说的开着个小厂,家里的院子都有半个足球场大,三层的小洋楼里面有两个保姆,我看到房子才明白单位里为什么有人说我是高攀了。

  他的父母对我冷淡而客气,他的妈妈不留情面地告诉我,在他们浙江不比北方,是不能接受女方比男方大的。还说因为退婚,订婚时给女方的二十万聘金也要不回了。在他家手足无措地呆了一周,最后要走时他妈妈还是拿出一套钻饰给我,然后又和我谈了一次。

  她说现在我要结婚是不可能的,要结婚有两个条件,一个就是我能把雷竞劝回浙江继承家业,二是我怀孕。回武汉的路上我一直沉默,如果雷竞回家了,我就得跟他一起辞职,那么我就由好好的国家干部变成他的附属品,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。怀孕,看来还简单一点。

  第一个孩子很快就怀上了,雷竞父母说等他们处理完一笔生意就来武汉和我父母见面,亲家见面后让我们再去领证。可就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突然大出血,是宫外孕。做完手术后,医生说我怀孕的几率大大降低,而且最近两年也最好不要怀孕。

  我和雷竞很沮丧,而我的压力更大,再次怀孕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这婚还结不结了?我问雷竞我们可不可以私下结婚算了,让我惊讶的是,雷竞告诉我,他每月的工资根本不够花,还要靠父母支援。

  他的收入在武汉也算是中等了,居然还不够花,而我根本都没有察觉到这点,原来他一直都在低调地奢侈着。他那种可以依靠的感觉,一下子就幻灭了。我劝他既然靠父母,还不如回去当厂长,他也第一次对我发了脾气,说他从来都觉得做生意低三下气,说我又不是不知道这些,现在只是暂时有困难就轻易打退堂鼓。

  谁都说服不了谁,总不能分手吧。最后是我先低头的,不过我说希望他最好不要再用父母的钱,他答应我会尽量做。

  [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][:]

情感
中医美容
除锈机砖机设备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