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京资讯网 > 科技

经济萧条之下煤电企业之间利益之争进入白热

发布时间:2019-11-25 09:19:34

经济萧条之下 煤电企业之间利益之争进入白热化

经济萧条之下,由来已久的煤炭企业、发电企业和电之间利益之争进入白热化。这一切源于中国几乎不按市场规则出牌的能源供应体制。 口水战 如果说每年的煤炭订货会有什么新奇的话,最多是给煤电双方造成更多的口舌之战。本来煤炭订货会是一个交易的平台,但是从历年的发展来看,这个平台成了积怨多年的煤电矛盾发泄的平台。 2009年的福州煤炭订货会一如往昔。在福州全国订货会之前,山西等地就已经进行了省内煤炭订货会,但大部分签署的是“有量无价”合同。 参加过多年煤炭订货会的大唐电力的一位高层即发现,与过往不同的是,过去的竞争对手——抢煤的电力企业在福州订货会期间都不抢了。 在他看来,现在对煤电双方来说,判断过剩的时机还未到。“有一线希望都要坚持,都希望搏一把。” 经济不景气之下,电力企业更愿意以极低的价格购煤,以消化2008年煤炭涨价带来的亏损,而煤炭企业经历去年煤市的大起大落之后,更需要比较好的煤价提振市场。 于是,“5+1”同盟军——五大发电集团以及香港华润电力死咬价格不放,坚持煤价在去年的基础上降低50元。煤炭企业则认为,由于今年1月开始施行的煤炭行业的增值税由13%上调到17%等因素带来的成本压力,应该在去年的基础上涨10%。 在中国的煤炭消费结构中,电煤几乎占到一半,而“5+1”同盟军消费量更是占到其中一半以上。 在最近的两个月内,口水战争相出现。以至于电力企业是否签署第一单煤电合同都成为争论焦点。最近,神华集团专门公开否认合同电煤单价报价降低50元的消息。 此前在湖南省2009年省内煤炭订货会上,湖南省煤炭工业局一位领导怒道:大家与其在宾馆里争来争去,不如下一次矿井,回来合同就好签了。 2月中旬,电力企业又放出“海外找煤”的消息,以此来摆脱国内煤炭企业的“要挟”。事实上,早在2006年煤炭订货会期间,华电集团的一位高层就扬言五大发电集团要海外找煤。 大唐电力的一位高层表示,现在他们已经定了一部分煤,虽然少但从长远来看是好的。“与国内谈判也不可能在一个月内结束,何况是国际采购煤炭呢!” 煤炭企业坚持认为海外寻煤不可行。在他们看来,这是电力企业要挟煤炭企业甚至国家发改委的筹码,以求发改委最终施以援手。因为海外煤炭拉到广州还可以承受,但是一旦拉到北方秦皇岛港就划不来。 目前,中国煤炭的进口主要来自于越南、澳大利亚和印尼。2008年中国全年进口煤炭为4000多万吨,而全年的消费量27亿吨。 不管是烟雾弹还是真实意图,这种举措更加剧了煤电之争的不确定性。 谁坏了规矩? 春节之后,秦皇岛八达集团常务副总张卫东连续跑了山西、黑龙江、内蒙、甘肃甚至青海,目的是寻找合适的电煤。 最终难达愿望。张卫东发现,煤炭的源头价格很难压下去。因为有的煤矿是在高峰期间买的,老板既要还贷款也想多赚钱;有的煤矿是以极低价格买的,老板“赔得起”——皇帝的女儿不愁嫁。 在河南南阳看到,很多选煤厂虽挂着“神华”煤的牌子,但是颇为冷清。 产煤大省山西省去年遭受经济危机重创,今年更是关心煤炭价格。去年年底,山西省煤炭工业局即向全省国有重点煤炭企业下达了2009年1月原煤限产计划,“限产保价”成为产煤大省的一个选择。 除此之外,鉴于安全形势,很多煤矿也顺势放假减产。山西临汾一个产煤大县的官员表示,自从去年以来他们整个县的煤炭生产基本停止,仅仅保留几个上了大型综合设备的煤矿保持生产,维持当地供应。 根据惯例,若煤电之争难以有结果,国家发改委会予以协调。只不过此次历经两个月,国家发改委没有丝毫表态。 久拖不决之际,黑龙江、河南、陕西等产煤大省的父母官相继出现协调电煤价格,提出电煤应有不同幅度的涨价。 不同于五大电力集团,很多煤炭企业都是地方经济的支撑。历经央企的掠夺式开采,地方政府也学会了通过价格、建设基金税负等手段和中央叫板。 更加重要的原因在于,由于去年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签署的都是重点合同煤,比市场煤价格低,所以很多煤炭企业包括地方政府对此颇有微词。 一个可以佐证的例子是,2008年迎峰度夏期间,山东省属煤炭企业让利电力企业近30亿元。 煤炭分析人士判断,此次国家发改委没有施以援手很重要的一点是,基于经济形势,他们看到了煤炭并不缺。一年前的冰灾、奥运期间,国家高层频频造访秦皇岛港、煤炭企业,为的就是让煤炭企业识大体,多为社会做贡献。 去年6月煤价高涨期间,国家发改委两次限价,以求稳定市场供应。“很多电力企业人说,去年买钢材是上了老外的套儿,囤煤是上了煤炭企业套儿。然而,电力企业究竟上了谁的套儿,大家心知肚明。” “一旦煤缺了,这就是政治问题,而煤炭一旦不缺,这就是市场问题。”一位煤炭业分析人士指出。 市场煤、计划电 业界普遍认为,拉锯了几个月的煤电之争将会在3月底4月初出现缓和,主要是因为拖的时间过长,对煤电双方都不好,其次国家面子也过不去,特别是市场会出现一些变化。 在这场国家发改委做东的大宴的背后,最重要的就是市场煤和计划电之间的矛盾难以通过产业链顺下去。随着此次金融危机席卷而来,电力需求急剧下跌,中国的电价管制将会更加严格。 当煤炭的价格高涨的时候,电力企业哭穷,甚至以停产要挟政府以求干预煤价。电力企业之所以如此,源于上电价一直无法上调,在电价严格管制之下,一旦上电价上调就会挤压电企业的利润。 从目前的煤电产业链上来看,顺延到上电价一端,所有的市场行为戛然而止。过去的事实证明,只要政府上调销售电价,电力企业、电企业这两个兄弟就会开始计算谁分的多点,谁分少点。 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会一方面要求电力企业承担“企业社会”,一方面通过行政手段干预煤价。事实上,煤价自从2006年煤炭订货会放开之后,煤电双方已经可以自主协商,发改委只需要理顺电价关系,其影子并不需要随时出现。 2008年上半年暴涨的煤价使得发电企业再次无法承受,频频上书以求政府干预。国家发改委也在当年8月上调了上电价每度两分钱。既便如此,2008年发电企业依旧全行业亏损。 按照当时政策规定,电企业增加的购电支出,将纳入下次电价调整。在今年2月初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,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指出,在金融危机冲击较大的情况下,目前上调电价并不适宜。 这意味着,电企业必须承担部分成本压力。据南方周末获得的数据显示,如果电价的矛盾无法疏导,那么国家电将在今年出现500亿元的亏损。 作为一个农业大省,河南省因为电价无法疏导,河南省电力公司2009年负债将达41亿元之巨,负债率达94%。“国外的公司达到这种程度早就破产了。”河南省电力公司一位中层说。 可以简单估算,如果销售电价调整一厘,那么整个河南电力公司的盈利将有一亿多元。2008年河南省售电量1598.34亿度。 上述中层表示,他们也曾向河南省相关部门提交提高销售电价的报告,然而始终没有下文。在中国电企业的输配还没分开、主辅未分离之前,电价的定价权力牢牢掌握在国家发改委手中。 如何来消化亏损?今年2月初电监会官员前往山西调研之时,电监会建议电公司可以先向银行贷款购买发电企业的电,然后再向用户售电。“这就是中国特色。”山西省电力行业的一位高层笑言。来源:南方周末

银行
食材
手机行情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