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京资讯网 > 娱乐

男孩车祸挂导尿管坚持上课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40:23

 >  男孩车祸挂导尿管坚持上课 2012-02-10 16:53:44  

面对残酷的命运,他们不愿屈服

“爸爸,我被车撞烂屁股,都挺过来了,你也能”;“儿子,我们一起挺过去,爸爸就带你去玩”。这是一对患难父子相互鼓励的话语。

龙岩市新罗区小池镇汪洋村,34岁的父亲陈上国身患癌症,却坚持不化疗,口服“断肠草”,希望以毒攻毒,扼杀肿瘤。

7岁的儿子陈佳歧,因为3年前的一场车祸,尿道被压坏,只能从腹部挖一个洞,用一根塑料管导尿,每天挂着一个大导尿袋进课堂上课。

生活对他们太过残酷,但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坚强。如今这个家一贫如洗,祖父孙三人都是病号。救谁?留谁?大人一致决定:先救孩子。

屁股被撞烂

他说:“奶奶,我要站起来”

昨天一大早,导报记者在汪洋村见到陈佳歧,他稚嫩的脸庞充满朝气,偶尔咧嘴笑笑,阳光可爱。只有在翻开上衣,脱下裤子,被奶奶不小心碰到一根直插进小腹的导尿管时,小佳歧才会疼得眉头皱一皱。

这种疼痛,从2008年12月28日那天之后,伴随了小佳歧整整三年多。那一天,上幼儿园的小佳歧,从外面玩耍回来,只差一步就要迈进家门,一辆龙马车呼啸而来,躲避不及的小佳歧,被卷入车轮底下。

“几十吨重的车子,从孩子屁股上碾过去,”奶奶回忆,“佳歧从肚脐到骨盆部位的皮全部撕裂脱落,孩子当场昏死过去。”

家人找来一部车飞奔龙岩市医院。途中的颠簸让小佳歧醒了过来,“奶奶,我要站起来”。小佳歧睁开眼睛,没有流泪,只是挣扎,那时的他,也许已经感觉不到痛了。

奶奶想扶一下,一股血却从小佳歧的屁股伤口处涌出来。奶奶抽泣着,小佳歧看着奶奶,停止了挣扎。

当天的抢救手术还算顺利,骨头和神经都接得很成功。但是,小佳歧的尿道被压坏了,在龙岩、厦门和福州的大医院,前后进行7次手术,花了30多万元,都无法修复。

那年,才4周岁的陈佳歧,最后只能从腹部挖一个洞,用塑料管导尿,从此开始与“管”为伴的生活。

父亲患癌症

他鼓励爸爸“挺过来”

现在,陈佳歧已经7岁,上小学一年级,每天他都要在大腿部兜着一个导尿袋去学校。他不能做剧烈运动,偶尔尿溢出来,还会浸湿裤子。不过,小佳歧很聪明,上学期他的数学优、语文良。

看着懂事的儿子,父亲陈上国卖力赚钱,希望终有一天能治好儿子。陈上国原本是个货车司机,每天往返龙岩与厦门之间。儿子出车祸后,为了赚钱给儿子治病,他几乎睡在车上,吃在车上。

去年10月,去厦门出车途中,陈上国突然腹部疼痛,呕吐不止。回到龙岩,他到医院检查,被查出肝癌。他忍不住在车里大哭了一场,泪干后,他依旧拉了一车货,笑着回家。

生活的残酷曾让陈上国绝望,不过,因为儿子的一句话,陈上国又“站”了起来。看见痛得“嗷嗷”叫的爸爸,小佳歧拍拍爸爸的肩膀说:“爸爸,我被车撞烂屁股,都挺过去了,你也能。”

陈上国说,儿子还不知道癌症意味着什么,但那一句“你也能”,让他有了足够勇气,继续活下去。“儿子,我们一起挺过去,爸爸带你出去玩。”他笑着对儿子说。

祖父孙三病号

大人说:“有钱就用在孩子身上”

儿子的鼓励,让陈上国有了勇气。但给小佳歧手术,已经花掉30多万元,即使交通事故赔偿了24万元,这个家也已经一贫如洗。

对于癌症,医生给陈上国的忠告是:立即住院化疗。但陈上国算了一笔账:化疗一次至少2万元,每个月要化疗一次。陈上国想了想,决定把有限的治病钱留给儿子。

昨天,陈上国的妻子刚刚从医院拿回新的检查结果,陈上国的癌细胞已经从肝部转移到肺部。但陈上国说,他最大的愿望,仍旧是给儿子做完导尿管手术,让孩子不用再整天和 “管子”生活在一起。

“我还要带着儿子去玩,我答应儿子要挺过去,我们都会好起来。”陈上国说,从去年开始,他寻找民间偏方,每天服用剧毒“断肠草”和蜈蚣等配置的中药,希望以毒攻毒,扼杀肿瘤,“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”。

陈上国的父亲陈达峰,今年57岁了,患有严重的风湿病,一到下雨阴天,骨盆就疼得走不动,甚至上个楼梯都要停下来休息几次。

虽然根本没法干重活,可是,每天给孙子腹部消毒、隔天换导尿袋,一个月换一次导尿管,这些都由陈达峰一手承担了。“孙子每天晚上跟我睡,我要起床两次,帮他倒尿。”陈达峰说。

救谁?留谁?陈达峰的意见和儿子陈上国一致,都说:“有钱就用在孙子身上。”

未来的路

渴望北上求医“挺住就有希望”

去年,陈上国和妻子去了一趟北京儿童医院,在门口持续守了两天,终于等到一名专家,但是那名专家告诉他:佳歧当时的身体状况,还不适合做泌尿修复手术。后来,由于经济原因,陈上国再没有去北京求医。

陈上国渴望再次踏上北上求医路。不过,给儿子治病,除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医院,钱,同样让陈上国一筹莫展。

陈上国打听到,泌尿系统修复手术至少要花费10万到20万元,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。

现在,陈家唯一的收入,是靠陈上国的老母亲和妻子出门打杂工赚钱。“杂工有一日没一日,要赚足钱给儿子治病,遥遥无期。”陈上国说,此前7次手术,已经花光陈家所有积蓄,还欠下不少债务。

不过,他们并没有被命运击倒。“孩子都知道安慰我们要挺住,挺住就有希望,大人们更不能垮下。”采访的最后,陈上国搂着小佳歧,脸上挂着笑容。

记者手记

父爱如山

陈上国一家命运多舛,儿子肢体残疾,他自己身患绝症,老父亲也被严重的风湿折磨得身心疲惫,老天的不公,让这个家庭“风雨飘摇”。

面对这么多的灾难,陈上国一家并没有沉沦。小佳歧的一句“爸爸,我都挺过来了,你也能挺过来”,让人热泪盈眶。

而在采访中,让导报记者感动的,不仅仅是这一家人坚强、乐观的生活态度,更有那沉重如山的父爱。

为了将有限的钱省下来给儿子治病,陈上国虽然已经是肝癌晚期,但仍然不舍得去医院治疗,他要用命来换儿子未来的幸福;陈上国的老父亲,严重风湿让他上楼都困难,但是“有钱省下来给他们,我的病死不了”,这个普通农民真实的话语,让导报记者在龙岩“倒春寒”的冷风中,感到阵阵温暖。

如今,父爱如山“山”欲倾,我们希望社会上有爱心的人士,能伸出援助之手,帮帮这个多灾多难,却又不畏命运的坚强一家,让他们挺过去。

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要多少钱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怎么搭车
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是医保定点吗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怎么坐车
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手术贵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